港口人物
 
点击排行榜
给火车头看病的人——记铁运公司优秀班组长张炳江
发布时间:2018-11-01 出处:铁运 张严
        很多当过班组长的人都会说,班组长这个“官”不好当,单位各种任务像千条线一样,都要从班组长这个针眼穿过来,事无巨细,大事小情都得管。
        张炳江是连云港港口控股集团铁运分公司技术设备部机车检修车间主任,通过近20年在基层的摸爬滚打,深知如何当好一名班组长。他了解班组成员在想什么、爱什么、关心什么;他带头动脑筋、练技术、提技能;脏活、累活抢在前,成了大家心中的主心骨。用班组的员工的话说:“他这个车间主任是一身油污、一身汗水干出来的”。

        联合国能轮值,班组长为什么不能
        电器仪表班是由原来两个班组合并而成的,现有员工9人。2000年,老旧蒸汽机车淘汰,车间班组不断精简合并,人员减少了50%,与此同时,新的内燃机车却增加到了10台。检修任务加大了一倍,面对压力,他没有向上级叫苦,硬是把这份担子挑了起来。当班长之初,用“眼勤、嘴勤、手勤、腿勤”的工作方法,带头做好各项工作。眼勤,机车检修中回头多看一眼,能发现问题;嘴勤,多说多叮嘱,对于马虎的员工他是婆婆嘴,防止挤手碰头之类的常挂在嘴边;手勤,带着大家把班组的候工室、工作场所收拾的干干净净;腿勤,练就一双飞毛腿,机车出现故障抢修,第一个到现场的一准是他,想让别人做的,自己首先做到位,这是张炳江最坦诚的做法。他总是把困难留给自己。一次,为了早一点完成机车调监设备安装调试,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临到下班时,他考虑到班里的老张的家远,小侯的孩子小,需要照顾,就让大家先收工。等到大家都走了,他又一头扎进机车里……
        工余时,张炳江爱琢磨事,班组的大事小情都挂在心里。一次看电视时,屏幕上联合国轮值主席国的发言引起了他的兴趣。联合国都能轮值,小小的班组长为什么就不能呢?这个想法让他很激动。的确,班组管理靠班组长一个人的热情是远远不够的,调动每个成员的积极性才是根本。他和大家沟通后,电器仪表班的轮值班长正式开始上任,每周由一位班组成员负责班长的工作,班组内部对轮值班长进行奖励,每月的奖金单里最高的往往就是轮值班长。轮值班长制度的实施,带来了班组工作质量和效率的不断提升。担任班长的几年间,他激发班组成员的自主管理意识和团队意识,带领班组成员开展“一专多能、一岗多人”活动。目前,班组有三人享受公司一岗多能津贴,“精一、会二、懂三”已经成为了普遍现象,缓解了班组人员少和工作量不断增加的矛盾。电器仪表班成为一支作风优良、团结高效的优秀团队,获得集团首批五星级示范班组、江苏省工人先锋号、全国模范职工小家等荣誉称号。
干不好,心里不踏实啊
          张炳江经常说:公司把这么重要的设备交给我们管理,干不好 ,心里不踏实啊!他把火车头当成家里的电视、空调、洗衣机一样来呵护。
        好比人一样,机车也需要定期做“体检”,有了“头疼脑热”也需要“治疗”。机车检修,各工种要相互间紧密配合,一个故障发生,往往要牵涉到几个工种。一个简单的柴油机停机故障,就可能涉及到电路、柴油机、供油、联调等等,处理故障时不能简单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张炳江都是提前思考故障的来龙去脉,张罗好各工种之间的处理顺序。每次机车中检、小、辅修,他都早到迟归,像琢磨一件精致器皿一样,掌握着机车的每个机构的状态,机车中修时,更是不分白天黑夜连轴转。
       去年底,5503机车进行中修,130多吨的庞然大物要“大卸八块”。20多吨的柴油机吊装安全如何保证?几十克重的继电器校验精度能合格吗?一个个问题,在张炳江的脑子里不停闪现。如何按照工序精心计划、组织是头等大事,他有着自己的“套路”。每天,比别人早早的来到现场,围着大大小小的机车配件绕上几圈,细心看看、摸摸、想想,当天的各项维修任务安排的井井有条。机车信号三项设备上有密密麻麻的接线,看上去眼花缭乱,不知怎样下手,弄不好就会“张冠李戴”。张炳江买来不干胶贴纸,如同绣花一样,贴在一根根线路上,写上接头名称,各条串联的线路都有了“家”,泾渭分明,一目了然。
       有工友新奇地问:“你怎么想起来用胶纸?”
       张炳江说:“看到店里的背胶纸,就想到了机修设备上这些线路”。
        工作踏实了,家事却免不了亏欠。顾了外面、顾不了家里,张炳江常常在家与维修车间之间顾此失彼。回到家里,上初中的孩子考试前让他出题目背诵,张炳江经常是手里捧着书,读着就睡着了。儿子抱怨说他是个不负责任爸爸,他很内疚,可实在没有办法,有时,眼皮就像上了胶水。
        刺骨的寒风中,他头上冒出了汗珠
        任何工作都会有困难,张炳江把困难看作一道坎,跨过去,就是平坦的路。
         旗台作业区是港口最大的矿石码头,也是集团唯一的一个三十万吨级码头,生产特别忙碌。可这里仅有一台DF4DD型机车在日夜奔忙。DF4DD型机车只有在中午乘务员吃饭时,才有短暂的停车时间进行检查维修。如果这台车一旦出现故障“趴窝”,会影响港口列车调度计划的兑现,也会影响整个港口生产。这也是张炳江当上检修车间主任后最大的一块心病。
      “墨菲定律”是他的枕边书,那些破窗理论、手表定律、羊群效应、木桶定律、蝴蝶效应,他烂熟于心。墨菲定律说,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最简单的说法就是:越怕出事,就越有可能出事。
        一次,隆冬季节,夜里十二点多钟,旗台机车出现卸载不走车故障,停在了铁路上。接到电话,张炳江开着车,朝码头上赶,心里不停的嘀咕:越怕出事,还真出事。有时候,世上的事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张炳江来到现场,跳上机车,快速切除故障电机开关,用油马达、励磁等等应急方法启动机车,都不管用。
空旷的海天间,海涛轰响,寒风嗖嗖。铁路调度的催促电话接二连三的打过来,问道:“你能不能修好,派个技术好的来行吗”? “集团要追究下来,责任都是你们的啊。”
        问话声、责问声,一遍高过一遍。张炳江觉得催促声比外面的风声还要大、还要逼人,仿佛“紧箍咒”般越来越紧箍着自己的脑袋。他心提到了嗓子眼,头上冒出了豆粒大的汗珠。“冷静,冷静”,他不停的提醒自己,此时此刻,专心让他听不见外面一点风声,飞快的回想着电路关联的部分,不断提出疑问,不断推翻,不断逼迫自己寻求突破口。他想,电器静态试验完全正常,会不会是铁路LKJ系统的问题呢?当他把两支鳄鱼夹短接了TJ继电器后,传来一声熟悉的电器咔哒声,主回路一下恢复了!机车一声长笛,缓缓启动,他如释重负的长长吁出一口气。
       守在一旁的乘车员浑身精神说:“只要有你张炳江在,我们在外干活,心里就很踏实啊。”
        这一夜,张炳江没有眯过一会儿眼。他怕机车再出故障,跟着车到了凌晨五点,当阳光跳出海平面时,他拖着疲惫的身影,又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
        张炳江的付出没有被辜负,十多年的汗水和付出,他从一名普通工人成长为火车头检修的技能工匠,从一名优秀班组长成长为技术主管和检修车间主任,在公司乃至全港职工心中开出了一朵榜样的花。
请为此文章投票
发布人:fanyimei1   
 
连云港港口集团工会版权所有
TEL:0518-82383467 信息报送:jslygfym99@163.com
技术支持:连云港港口集团计算机中心 [网站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