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会信息
 
点击排行榜
两代人的事业,40年的征程
发布时间:2018-08-30 出处:卢正东

        说起来,我是个货真价实的“港二代”,家里包括父亲在内的好几个长辈都是港口人。我的父亲曾是连云港中燃公司的一名船员。1973年,父亲刚满18岁。那年月大家上学普遍比较晚,当时父亲初中还没毕业。正巧碰上了港务局到学校招工,但全校只有五个名额。品学兼优的父亲受到校方的推荐,顺利成了五名幸运儿之一。进了企业,就有了正式工作,还不用“下放”农村当知青,这对当时全家来说,可是个天大的喜讯!几天后,父亲简单打点了一下行装,就在邻居们羡慕的目光下,前往港口,成了一名海员,整天驾驶着油轮穿梭在港区,为各类船舶加油,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父亲还没退休。有时候他的船路过我们公司码头的时候,看到我们岸桥正在作业,就会拉响汽笛跟我打个招呼。我听到了,也没法回应他,也只能抬头目送一小段路,就接着工作。现在父亲早已退休在家,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帮我们带孩子。有空闲的时间,还要伺弄院子里几块菜地,过的挺充实。
       每次家庭聚餐,长辈们几轮推杯换盏过后,餐桌的话题经常就会转向“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环节。每当这个时候,家里的其他兄弟姐妹就低头看起手机或聊他们喜欢的话题去了。我却对他们念念不忘的这些陈年往事很感兴趣,侧耳倾听之余,还不时搭上两句话,扮演好捧哏的角色。
        父亲最常说起的,就是他1973年刚来港口参加工作的时候。那时候从港口到市区之间,连一条像样的马路都没有,只有一条黄土路,每次回家,都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整个港区只有六、七个泊位,全年几百万吨的吞吐量。那时候周总理还提过一个“三年改变港口面貌”的口号,港口也因此掀起了建设热潮,他们这批学生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从学校里招进工作单位,作为港口建设的后备军。父亲工作没多久,就作为第一批员工被分配到了刚组建的连云港中燃公司。并被授命到上海接一艘油轮,当时上海造船厂刚造了十二艘号称“千吨油轮”的新船,这艘油轮就是其中之一。所谓“千吨油轮”放在今天,只是艘不起眼的小船了,但在当时可算的上是庞然大物,父亲他们接船回来,公司领导还专门上船迎接,晚上还安排武警站岗。新人新船,船上的十几个小伙子心里都充满了荣誉感、自豪感,憋着劲准备大干一场。但后来由于某些专家认为连云港“回淤严重、软基基础、陆域狭窄”不适合建深水泊位,所以港口规划几度搁浅。港区的泊位总是三三两两的靠泊着几艘小货船,码头前沿一台大型港机都没有。父亲他们隔三差五的才有一次加油任务,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78年以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满大江南北,连云港港口才真正进入高速发展时期。
        有时候,大家也会问起我的工作,我说现在码头船期紧、生产任务重,一线工人都挺辛苦。二叔就会说:“你们现在还叫辛苦?什么都是机械化作业,以前的工人才叫辛苦!”二叔是八十年代初期参加的工作,刚进港口的时候干过几年装卸工。他说,以前港口职工有一多半都是装卸工,那时候装卸作业的机械化程度很低,还没有集装箱码头,不管是装船还是火车,都靠工人两个肩膀扛上去。货船一靠岸,装卸工就开始忙起来,扛着大包小包,从船上到码头,一干就是十多个小时。下班后,把工作服丢进水里一泡都是泥浆。下班也没个可以安静休息的地方,没结婚的年轻人都是住集体宿舍,几十个人住一个跟仓库一样的大房间里。你这边刚躺下睡觉,那边上大夜班的工友敲着饭碗去食堂排队吃夜饭了;刚有了睡意,下小夜班的又说说笑笑回来了。“好在年轻人睡眠好”二叔说,“现在年纪大了,也没人吵反倒睡不着了。”这些“忆苦思甜”教育,我是很受用的。想想前辈人的辛苦,就觉得自己现在经历的这些确实算不了什么。
         二叔1988年进入了外理公司,成为一名理货员。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整整28年。28年来,他见证了外理公司随着港口的发展壮大,无论是理货量还是货种都发生着的巨大的变化;从过去的一张纸一支笔的手工操作,到如今手持PDA的智能化理货,公司的业务水平有了质的飞跃。理货员的工作其实也很辛苦,夏天烈日当头,冬天风雪扑面,像他这么大年龄还战斗在一线岗位的理货员其实已经不多了。2016年11月份,他以9200标箱的理货量创下了公司单月理货量纪录,并被授予理货状元称号,颇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气势。去年冬天的一个夜班,天气异常湿冷,绵绵细雨中还零星的夹杂着雪花。我在30泊位码头看见二叔正在工作,安全帽上已经落上了一层薄雪,和花白的鬓角混为一色。他拿着PDA聚精会神的记录着装卸箱的箱号,刺骨的风雪好像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只是不时拿下老花镜,擦拭一下上面的雾气。微瘦的身形在码头灯光照耀下,投射出长长的影子。那一瞬间,突然让我感受到老一辈码头人对码头事业的热爱和执着,爱岗敬业对他们来说绝不只是一句口号,而是用行动落实在每天的工作中。我怕影响他工作,没有上前招呼,只是悄悄的从他身后走过。
        小时候,父亲偶尔也会带我去他船上玩。晚上,我被码头作业声吵的睡不着,就拉起窗帘看着大吊车装卸货物。那时候,矗立在岸标的大型港机在我眼里俨然如钢铁巨人一般,当我第一次听父亲说这个大家伙也是有人在上面驾驶,觉得很不可思议。人那么小怎么能操作如此庞然大物呢?那时候,我对这些大型机械充满了好奇心。没成想,长大后这居然就成了我终生的职业。
        从2005年夏天,我走进新东方国际货柜公司正式成为一名港口职工到现在,转眼也过去十几年。这十几年来,也正赶上了我们集装箱码头大建设、大发展的时间。集团适时地提出了优先发展集装箱的战略部署。通过利用新亚欧大陆桥优势,发展海铁联运;狠抓航线、航班开辟,完善航运服务功能;争取“绿色通道”优惠政策,降低集装箱运输成本,吸引周边货源;优化内外发展环境,提高装卸效率;完善集装箱信息管理系统,提升信息化水平等多项举措,为集装箱崛起创造了更加宽松的条件。2005年公司全年作业量首次突破100万标箱,2007年又增加到200万标箱,此后作业量一直是年年攀升。
        公司的发展也给职工搭建了成长的平台。工作第一天,父亲就跟我说,掌握一门技术,才是一个人安身立命的基础。十几年来,我潜心钻研岸桥操作技能和岸桥机电一体化和液压传动方面的知识,已经从当初的学徒工成长为今天的全国交通运输系统技术能手、电动装卸机械高级技师、集团“十大名师”。我把自己掌握的机械知识,结合多年的操作经验,总结提炼出了“岸桥节能操作法”。通过减少无效动作,设计合理运行路线,达到节能降耗的目的,使平均单箱作业能耗下降了5%,被作为“优秀操作法”,在公司岸桥班组进行推广、应用,为公司节省了大量的资金,也为倡导“节能降耗”起到了表率带头作用。
  2015年下半年到2017年底,我连续两次受聘为“集团名师”,参加港口控股集团开展的第四、第五轮“名师带高徒”活动。我把自己独创的“三步稳钩”、“大小车同步定位”、“多点参照高度判断法”等岸桥操作技巧,对两名徒弟倾囊相授,并被集团工会授予“十大名师”荣誉称号。
        2017年上半年,公司开通了海洋联盟波斯湾航线,360米以上超大型集装箱船到港作业已成为常态。超大型集装箱船体构造和以往集装箱船有所区别,司机作业存在视线死角,影响安全作业的要点也有所不同。8月份开始,我带领班组几名职工,开展了专项小组活动,对所有到港作业的超大型集装箱船舶进行详细勘察。8月份正是一年天气最热的时候,骄阳暴晒下的甲板温度往往在40度以上。但是因为集装箱船靠泊时间都不是很长,为了搜集到第一手的资料,我们只能抓紧一切时间,顶着烈日完成这项工作。经过几个月的前期勘察,我汇编整理出了“超大型集装箱船安全作业要点分析”,还制作成PPT,作为岸桥司机的安全培训教材,对保障公司安全生产形势作出一定贡献。
        今年,市领导提出了“高质发展,后发先至”的口号,以及以港兴市、构建“一带一路”东方大港的战略部署。港口控股集团正迎着城市发展的朝阳,攻坚克难,准备创造新的辉煌。风帆扬起,我们新一代港口人已经接过父辈们手中的帆绳,继续在这片碧水蓝天下挥洒汗水,播种着生活的希望,收获着美好的未来。


 

 请为此文章投票
发布人:fanyimei1   
 
连云港港口集团工会版权所有
TEL:0518-82383467 信息报送:[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连云港港口集团计算机中心 [网站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