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职工文体佳文推荐 → 文章阅读
空口袋
发布时间: 2016-10-17   出处: 新东方货柜 崔志红  

        文豪和诗女是一对夫妻,他们住在交通闭塞的农村,大字不识几个,父母却偏偏给他们起了这样两个文绉绉的名字,又恰巧有了这辈子的情缘,结成了夫妻。
        文豪和诗女的祖祖辈辈都生长在山沟沟里,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靠着几亩土地维持着简单的生计。他们夫妻俩生育了一男一女,日子虽然过的清苦些,倒也其乐融融。不幸的是,女儿15岁那年出了车祸,那个该死的司机却跑了!他们夫妻俩把女儿送往医院,虽然花了一大笔医疗费,借了亲戚很多钱,还是没能留下女儿的命!
        在他们夫妻俩还没有从失去女儿的悲痛中完全解脱出来,第三个年头,又一个灾难降临了,他们打工在外20岁的儿子突然被确诊为胃癌,而且已经到了晚期。做手术不仅花光了儿子在外3年辛辛苦苦打工积攒的所有积蓄,又在他们夫妻俩还没有还完的旧债上添上了新债。即便这样,还是没能挽留住儿子那正值青春年华的生命,儿子在弥留之际,那双含泪凝视他们的眼睛,深深地刺痛着他们的心!从此以后,这个痛心的场景,在他们夫妻俩的眼前再也抹不掉、擦不去。这雪上加霜的打击使他们一下子苍老了许多,40岁刚刚出头,已经是满头白发了。妻子诗女大声地哭喊着:“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们?”
        女儿、儿子的相继离世,给了夫妻俩如天塌般的心碎感觉,他们发呆的目光,痛苦的表情,让在场的所有亲戚朋友都跟着掉泪。在邻里乡亲的不断劝慰和还清债务的责任感下,夫妻俩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
        田地里,这对中年夫妻憔悴落寞的劳作身影,在阳光下的黄土地上,被拖得瘦瘦长长。一年又一年的风风雨雨,让他们夫妻俩相互依偎、相濡以沫。随着时日的流逝,渐渐缓解了他们失去儿女的锥心之痛。文豪对诗女说:“老伴啊,再苦再难的日子,我们也要过下去,欠下的债是一定要还清的!”诗女那双流干了泪水的眼睛,此刻却透出了坚定,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
        为了能早日还清债务,文豪和诗女夫妻俩起早贪黑,在黄土地上辛勤地劳作着,精打细算着每一天的生活开支,一日三餐都是粗茶淡饭,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夫妻俩才“奢侈”地去市场上买上一点荤腥来打打牙祭。但是,无论怎样节俭,单凭几亩薄田,除却必要的生活开销以及看病的费用外,手里还是没能落下几个钱。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近30年过去了,文豪和诗女老夫妻俩用他们的劳动所得,不仅还清了欠下的债务,还有了3000元的积蓄。为了能增加点利息,他们硬是把这笔钱在银行里存了5年的定期。而此时的他们也已经到了暮年,再也干不动地里的农活了,只好把地租给了别人,收取些微薄的租金。文豪看着老伴那苍老、黝黑的脸,想着这一辈子也没能让她过上几天舒坦的日子、没能为她买点她所喜欢的东西,更没有在饭店请她吃过一顿饭。这时,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来一个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的念头,等到他们结婚50周年纪念日那天,带老伴到城里像样的饭店里去吃上一顿大餐!他屈指算来,后年5月1日正是他们结婚50周年纪念日,不由得心里有点激动,也有点渴盼。他动情地对老伴说:“诗女啊,后年5月1日就是我们结婚50周年的纪念日了,到时候我带你去城里找一家大饭店吃顿饭,好好庆贺一下!”听了丈夫文豪的话,诗女心里明显有所触动,眼睛里闪烁着幸福的泪光。
        为了能多攒点钱,文豪、诗女夫妻俩除了唯一的地租收入外,还拿着麻袋走街串巷,捡点废品到镇上的废品收购站去卖,赚点小小的差价。老两口不识称,生怕缺斤短两少卖了几毛钱,称重的时候,总是一再要求人家看仔细了、不要称少了,直到确认没有任何差池为止。每当老两口将卖废品的碎钱塞进他们那空空的口袋时,他们那苍老的脸上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们把卖废品的钱一分一角一元地积攒起来。
        就在夫妻俩的拾荒岁月中,他们50周年结婚纪念日也越来越近了,他们的心也犹如海浪般起伏汹涌起来。微弱的灯光下,一对老夫妻用那双笨拙、满是老茧的双手,慢慢数着这两年多来捡废品卖的钱,算着已经用去的开销,还剩余了这些钱,笑容在这对老夫妻俩那一道一道深浅不一的、满是皱纹的脸上少有地呈现出来。文豪说:“老伴啊,你看这些钱够我们50周年结婚纪念日那天去大饭店了吧?到时候多点些好菜给你吃,咱们好好庆贺一下啊!”诗女也无不动情地回应着丈夫:“到了那天,我们再喝点酒,好好乐呵乐呵!”
        时间很快就转到了这个特定的日子。这一年,文豪72岁,诗女70岁。这天,老两口起了个大早,他们换上了平日里舍不得穿的大半新衣服,在镜子前好好地梳理、打扮了一番。那个装着零碎硬币、纸币,还有2张百元大钞的小布袋,他们用塑料袋裹了一层又一层,最后放在了一个破旧的、他们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小黑包里,两人相互搀扶着走出了家门。
        坐在去往城里的公共汽车上,他们的心中充满了快乐。文豪深情地望着白发苍苍的妻子说:“我们结婚整整50年了!”,妻子诗女会意地笑了,笑得是那样美、那样甜。
        下车后,看着喧嚣的城市,熙熙攘攘的人群,文豪、诗女夫妻俩有点茫然不知所措,两人的手攥的紧紧的,生怕一松手就找不到了对方。大饭店的模样在他们的想象中不断地变换着、交替着。终于,他们的眼睛一致透过了一家大饭店的玻璃窗,看到了里面满满落座吃饭的客人。文豪对老伴说:“咱俩进去看看啊?”诗女点了点头。
        老两口搀扶着走进了饭店。两个人是没有包间的,他们被饭店服务员带到了大厅窗口的一个小桌子旁,两人在桌旁的座位上刚坐下,服务员就递上了点菜单。大字不识几个的夫妻俩哪里看得懂菜单,文豪三分怯怯、三分激动又三分“豪爽”地对服务员说:“要六道最好的菜,一份饭,再拿一瓶红酒!”他觉得红酒有几分喜庆,特别适合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服务员有些诧异,也没好问什么,便答应着离开了。
        不一会儿,服务员一一端来了水晶鲍鱼、脆皮金狮虾、生煎文昌鸡、泰汁银鳕鱼、香椿焗虾球、天府香辣蟹六道菜,肉末海参捞饭一份饭,还有一瓶印象干红。文豪、诗女老两口从来就没见过、吃过这么精致的饭菜,更没喝过这么好看的干红,他们哪里知道那昂贵的价格是他们夫妻俩根本承受不起的。
        文豪激动地把干红那殷红的汁液满满地倒进老伴的高脚杯中,自己也斟满了酒,示意老伴端起酒杯,然后充满激情地对老伴说:“为咱们50周年结婚纪念日干杯!”。就这样,这对有着半个世纪婚龄的夫妻俩的两个盛满红酒的高脚杯碰在了一起!顿时,一股酸甜流入了老两口的心扉,那种滋味就像他们夫妻俩一生所走过的岁月,心酸而又甜蜜。
        文豪和诗女老两口品尝着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佳肴,喝着酸酸甜甜的干红,也渐渐地打开了话匣子,从他们的相识相恋、结婚生子、儿女逝去、艰难还债、为攒钱庆祝结婚50周年纪念日去拾破烂,一直谈到走进这家大饭店点了这桌子不知多少价钱的酒菜。当他俩谈到儿女不幸离世时,早已是老泪纵横!他们忘情地聊着、哭着、笑着。这一切,都被坐在他们侧面座位上一个50岁开外、正在独自喝酒的中年男人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只见他也在默默地流着眼泪,或许是受到了感染吧?
        老两口一边吃着,一边聊着,似乎要说尽一生的话。酒劲翻涌中,文豪站起身来对老伴说:“我去看看多少钱?要不心里真的不踏实啊!”。当文豪从收银台问价回来后,脸上早已是汗水涔涔、表情木然了。已经有着几分醉意的诗女,显然还沉浸在刚才与丈夫对话的场景中,毫无察觉丈夫那异样的神情。
        文豪弄不清楚自己是怎样回到了座位上,他那双慌乱无助的眼神在触及到左侧座位上一件无人外衣口袋里露出的那一扎百元大钞时,一下子定格不动了!看样子,这件衣服的主人是酒喝多忘记拿了。掏出这扎钱,再容易不过了,因为大厅里三三两两客人的视线对于这个位置明显是个死角,根本看不见。他看了看身边的老伴,可能老伴是因为结婚纪念日的兴奋劲再加上酒劲的作用,那一道道皱纹清晰、皮肤松弛的脸颊上泛着幸福的红晕,那种满足、惬意的神情,如同针扎般地刺痛着文豪的视线。想想他们夫妻俩中年丧失儿女,痛苦、艰辛、困顿了一生,为了庆祝今天50年结婚纪念日,两年多来他们风里来雨里去,疲惫不堪地到处捡破烂、拾垃圾,遭到了多少讥讽和白眼?想到这,他乘着老伴低头吃菜的空档儿,把手伸进了那件外衣口袋里、哆哆嗦嗦地掏出了那一沓子钱,塞进了自己空空的口袋。此时,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在“砰砰”地狂跳着、好像都快要跳出了胸膛!老伴好像终于想起来丈夫刚才去收银台问价这件事,抬起头关切地问道:“老头子啊,这桌酒菜多少钱啊?”,文豪语无伦次地连连说:“这,这,够了,够了!”诗女听了丈夫的回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表情变得舒坦而安详。
        而此时的文豪却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左侧那件外衣的空口袋,在他的眼前不断地被放大、放大、再放大。这时,他仿佛看到了儿女那双责怪的眼睛,老伴知道实情后对他干出这种丢人事的不解和埋怨,失主丢钱的愤恨和着急……这种突如其来的压力犹如大山般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是还回去呢,还是赶快结账走人?如果现在还回去,那么他们全部的钱拿出来还不够这顿饭菜的一半!他无法面对老伴那失望而责怪的眼神、收银员的奚落挖苦以及自己付不起帐的窘迫狼狈相。他的思想在剧烈地斗争着,权衡着。最终,还是山里人的厚道和淳朴秉性占了上风,他决定把这笔钱还回到那个被他掏空的口袋里。他盘算好了,现在就到收银台前用身份证作抵押,明天背着老伴把那笔已经存了近三年的3000元取出来,用其中一部分钱来结算今天这顿午餐不足的费用,然后再想办法干点其他的活挣点钱,将这顿饭结账剩下的钱补齐到3000元后,再悄悄地存进银行。
        主意拿定后,他不再慌乱了,而是坚定地掏出了口袋里那扎本不属于他的钱,趁着老伴没注意、悄悄地还回到了那件外衣的口袋里。老人掏钱又还钱的这一幕,正好被一个上完洗手间折回的中年男人看在眼里。他,就是这件外衣的主人——那个一直听他们夫妻俩对话并跟着掉泪的男人。看到此景,这个中年男人一下子站在那儿不动了,此时的他多么希望他们夫妻俩能拿走这笔钱啊!谁知,却因为山里人的朴实和善良,掏走他钱的老人又把钱还回到了他的口袋。那个中年男人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见他快步走到文豪、诗女夫妻俩面前,“扑通!”一下子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地忏悔道:“我听到了你们老两口的谈话,30多年前我就坐在那个酒后开车撞压了你们女儿,却开车逃跑的司机旁边,他去年因病去世了。因为这件事,几十年来,我一只背着沉重的良心债,吃不香、睡不好,每到清明节我都偷偷地跑上山为你们女儿烧纸,祈求她的宽恕和原谅,以缓解我内心的亏欠。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的罪孽,给你们夫妻俩带来了这么大的痛苦,就让我为你们付了这顿饭菜钱吧!我并没有侮辱你们的意思,也知道这样做弥补不了什么,更不奢望得到你们的原谅,求求你们,就让我为你们做这一次吧,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就跪在这儿永远不起来……”
        老两口听了跪在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如雕塑般一动不动地僵在那儿,耳畔里那男人哭喊的忏悔声,再次撕裂了他们夫妻俩失去女儿、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心底的血在一滴、一滴地滴落着……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他们的周围已经围满了人,有吃饭的客人,还有饭店的老板、服务员。只见饭店老板的手里拿着一束红玫瑰,他快步走向老两口,彬彬有礼地把花递向文豪,此时的文豪从痛苦的回忆中被硬生生地拽回到了眼前的这个场景,他木木地接过了红玫瑰,却是一脸的迷茫和疑惑。只听饭店老板说:“请您把这束玫瑰花献给您的老伴吧,我代表饭店全体员工祝您们夫妻俩50周年结婚纪念日幸福快乐!今天,您们夫妻俩所有的消费都由我们饭店来结算!”
        文豪和诗女夫妻俩又一次怔住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让他们始料未及!只听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仿佛从梦中苏醒的夫妻俩泪眼婆娑,声音哽咽地说:“谢谢!谢谢!”。
        老两口再看看跪在脚下这个当年亲眼目睹了女儿那场车祸,却没有和那个肇事司机一同把女儿送往医院抢救,致使女儿惨死的中年男人,恨不得上前狠狠地揍上一顿,但是他们却没有这样做,老两口那满含泪水的眼睛对视了一下,相互间默契地点了点头,一起把那个中年男人扶了起来。这时,全场再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发布:fanyimei1
关于做好省(部)级以上困难劳模情况调查的通知
转发市总工会《关于开展2019年度全市夏季安康“…
关于举办连云港港口控股集团第三届职工运动会水上健…
 
故乡
老班长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老班长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剪一段春暖风煦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总有一本书会让你快乐
医者
 
从西小区到久和二期 2017-08-28
剪一段光阴让你慢慢回味 2017-08-22
以春天的名义 2017-04-25
环岛游 2017-04-06
说道说道 2017-03-07
湖南之行 2017-02-07
行走上海间 2016-11-14
集装箱的自我表述 2016-11-07
空口袋 2016-10-17
爱你,秋天 2016-10-08

页次:[ 1 / 3 ]   更多...  

 
      请为此文章投票
每页显示10 条,共[]页 []条
发表评论
  用户: 心情图标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删除线 上标 下标 删除格式
左对齐 右对齐 居中对齐 两端对齐 项目符号列表 数字项目列表 增加缩进 减少缩进 插入超链接 去除超链接 插入图片 插入表格 插入水平线 剪切 复制 粘贴 撤销 重做 打印 拼写检查
   设计  HTML
 

连云港港口集团工会版权所有 地址: TEL:0518-82383467 信息报送:jslygfym99@163.com 技术支持:连云港港口集团计算机中心